环球健康在线
您当前的位置:环球健康在线资讯正文

河南安阳:李福记烤鸭店合法经营遭恶意干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0-01-16 10:31:11 来源:头条日报

  李福记烤鸭店的整个经营活动遭到恶意干扰,这件发生在中华第一古都安阳的一起匪夷所思的事件,在当地引起了轩然大波。

  李福记往昔

  经营面积近2000平米,并且生意红红火火的李福记果木烤鸭店(以下简称李福记),在租期之内被当地疑似黑恶势力强行加价,胁迫交易。被拒绝后,竟然对李福记及70多名员工采用极其恶劣甚至非法手段进行恐吓、胁迫,对李福记合法的经营活动进行恶意干扰,致使李福记2018年12月2日停业至今,损失惨重。

  李福记餐厅部装修(局部)

  烤鸭店经营者数次向当地有关部门举报投诉,却如石沉大海,毫无结果,反遭该势力更为疯狂的报复。

  2016年底,李斌在安阳义乌城明福街租赁三处房产,投资近500万元开设了李福记果木烤鸭餐饮部,其中一处的房主是宋锦栋岳母霍艳霞。

  按照约定,房屋租期为5年,每年房租30万人民币。经过2年的悉心经营,李福记以其独到的经营方式在安阳餐饮市场积累了很高的知名度。

  李福记获得奖项(之一)

  就在生意蒸蒸日上之时,宋锦栋及其岳母霍艳霞、岳父郝保山等人横生事端,无视租赁合同突然中途加价,要求李福记支付50多万装修保证金。

  李福记监事李爱云(李斌的母亲)声称,李斌及李福记从未与宋锦栋商及装修保证金的问题,且李福记已完成装修两年,何来装修保证金一说?

  被拒绝后,宋锦栋及其岳父岳母等人恼羞成怒,扬言不支付保证金就不再收取2019年租赁费,并且在多个场合叫嚣不给装修保证金,就让李福记开不下去。

  由于李福记前期投入成本巨大,一旦无法正常经营将直接导致300万元的投资损失,而且也无法实现之后三年数百万元的预期收益,宋锦栋及其岳父岳母等人要求李福记支付50多万装修保证金,纯属赤裸裸的敲诈勒索。

  2018年11月2日,李福记有关人员通知霍艳霞接受2019年度房租租金时,霍艳霞仍然要求李福记支付50万元装修保证金,坚称不给保证金就不收租金,并拿出一张单据,称上面写明了欠付45万元的装修保证金。经李福记财务人员当场核对,李福记留存一联并无相关内容,见蒙混不过,霍艳霞索性坦言说是自己后加上去的45万元,无赖嘴脸暴露无遗。如此明目张胆地篡改单据内容,伪造假证据,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宋锦栋等人见此计不成,重生一计,单方拟定《补充协议书》,再次威胁并要求李斌二选其一,要么涨房租,要么交保证金50万,否则不让李福记继续营业。

  再次被拒后,宋锦栋等人釜底抽薪,于2018年11月6日,公然将“此房出租”的大幅告示张贴在李福记大门之上,恶意误导周边商户及广大顾客。由于春节临近,进入顾客预定团圆饭时段,如此恶劣行为严重影响了李福记的商誉。

  继而,霍艳霞等人多次到义乌城物业滋事,强行要求物业对李福记进行断电。李福记作为合法承租方,一直在按时缴纳水电、物业费用,义乌城物业迫于宋锦栋家族势力,于11月14日向李福记下发断电通知。经李福记和义乌城物业协调后,才答应暂缓断电。

  令人气愤的是,宋锦栋等人见没有立即断电,就故技重施,又在李福记大门上张贴出租告示并变本加厉,于11月14日当天下午4时许,宋锦栋、郝保山、霍艳霞一家伙同两名社会闲散人员闯入李福记餐厅,扬言要叫吊车过来铲掉门口招牌,用电锯锯掉玻璃,派出所人员在场也未能阻止宋锦栋等人向餐厅工作人员脸上吐口水等挑衅行为,对李斌母亲进行辱骂,并粗暴驱赶前来就餐的顾客,期间霍艳霞又去逼迫物业切断李福记电源,物业又发了11月16日断水断电通知,直至当晚8时许,宋锦栋等人才不甘地离开李福记。

  接着,宋锦栋等人多次在其微信朋友圈公开发布让李福记办卡顾客于12月1日前尽快消费完,另外招租等内容,导致不明真相顾客前来退卡,致使当月营业额严重下滑。

  更为丧心病狂的事情发生在2018年12月份。12月1日上午,宋锦栋等人已经不满足于在大门口张贴出租告示,而是直接将一辆汽车堵在李福记大门口;12月2日,宋锦栋又纠结三四名社会闲散人员闯入李福记餐厅,持续辱骂并强行往外拖拽部分员工。强行关闭所有电源,更换餐厅大门及各个房间门锁后将房间锁上。又将前来就餐的顾客粗暴地驱散,鼓动不明真相的顾客办理退卡,至此李福记已经完全无法营业,每日直接损失1.4万元,因停电停业致使包括冷藏的300多只烤鸭在内的大量食材腐烂变质,直接损失十几万元,而且不得不放弃春节期间的顾客预定,间接损失巨大。

  李福记现状(局部)

  就在当天中午12时许,宋锦栋等人将当天上班的50多名员工驱赶至李福记三楼一间包厢内,换锁后将房间门锁死,又用厚木板将整个房门钉死。50多名员工被拘禁在幽闭狭窄的房间内没吃没喝,羞于启齿的是,男女员工只能弄来两只桶,轮流解决如厕的问题。

  一直持续到晚上7时许,员工拨打110及119电话后才得以解救。宋锦栋等人肆无忌惮地非法拘禁并限制人身自由,给员工造成了巨大的心理伤害,多名员工提起当天发生的事情仍然心有余悸。

  12月14日上午,宋锦栋再次带领社会闲散人员闯入李福记,将包括30多个摄像头的整个监控系统完全破坏,损失将近4万余元。12月14日下午,李福记员工王小平等在厨房准备员工晚饭,宋锦栋与其岳父郝保山纠集七八名社会闲散人员,手持木棒闯入李福记,不由分说对王晓平等人大打出手,直接将木棒往员工头上抡,对女员工拳打脚踢,致使五名员工不同程度受伤,甚至有两人需住院治疗。

  为了得到这笔不义之财,强迫李福记签订解除房屋租赁合同,宋锦栋一家利欲熏心,绞尽脑汁齐上阵,将自己多年来织就的各种关系网运用的“娴熟自如”,安阳市某些国家公职人员俨然成了宋锦栋、郝保山等人的私人保镖。

  2019年1月17日,李福记登记经营者黄宁宁(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之妹,在朋友圈转发李福记被宋锦栋等人严重破坏无法经营的相关内容,郝保山知道后,借当地一民警和一村长之威恐吓黄丽丽,将黄丽丽带到派出所,以发布内容不实为由,恐吓黄丽丽删除相关内容,同时在朋友圈发布向郝保山道歉的指定内容。

  李斌母亲认为,郝保山绕这么一个大圈子,无非就是为了达到解除李福记房屋租赁协的目的,大意就是黄丽丽受黄宁宁委托,所以签订解除李福记房屋租赁协议,并且数次以黄丽丽发布朋友圈为借口,威胁把黄丽丽抓进去。其实,黄丽丽并非李福记员工,与李福记没有任何关联,她是黄宁宁的妹妹,仅此而已,却被郝保山拿来大做文章,黄丽丽本人和家人由于受到郝保山、派出所、村长等人轮番施压,正常生活秩序被打乱,惶惶不可终日,精神受到严重迫害,几近崩溃。

  宋锦栋、郝保山、霍艳霞等人为了将李福记据为己有,可算是丑态百出,用尽了手段。据李斌的母亲讲,她们自始至终都是选择报警、民事诉讼等合法方式来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但令人遗憾的是,当地有关部门对此事并没有秉公处理,作为受害者,提出赔偿要求合理合法。

  2018年11月2日至2019年1月,李福记就超过100万元的损失向宋锦栋等人要求赔偿,不知为什么相关部门的有关人员先是游说李福记支付宋锦栋等人10万元,被拒绝后,又游说李福记放弃所要赔偿,最后则又要求李福记先行支付房租。

  李斌母亲认为,李福记在2018年10月2日就按时通知房东收取房租,但宋锦栋等人为了霸占李福记,故意拒绝收取房租,敲诈未遂,又致使李福记造成巨额损失,不仅不赔偿,反而要求李福记来支付房租,天理何在!

  就在当晚,李福记门锁被灌胶水堵塞,联系出警人员却被告知李福记不要开门经营了。身为国家公职人员,竟然如此袒护宋锦栋等人,不知是何原因?

  如今,李福记仍然坚持合法维护自身权益,在国家扫黑除恶高压态势下,宋锦栋、郝保山、霍艳霞等人肆无忌惮对李福记所做出的种种令人不齿行径,底气从何而来,相信用不了多久,答案自会浮出水面。

  很明显,本行为侵害的客体,是李福记生产经营的正常活动,期间且有损毁公共财产及非法拘禁行为,应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及非法拘禁罪,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及第二百三十八条予以追究。本案亦适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以确保合法经营者的权益,彰显法律的公理性原则。

  对此,媒体将进一步关注该事件的进展。(李建军)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